程淮:怎样才能成为教育家型园长?

发布日期:2016-04-13 关键词:幸福泉程淮,教育型园长,有思...
做一名有情怀、有思想、有成果的“三有园长”
 
        许多朋友都问过我,你是一个医生,又当过大学教授,研究过脑科学,为什么最终却投身婴幼儿潜能开发,从事幼教工作呢?——我的回答是,这都是我主动选择的结果。
 
        我们的今天,是昨天选择的结果;而今天的选择,决定了我们的未来。
 
        在人生道路上,只有那么关键的几步,会影响我们的一生。
 
        2015年11月在亚洲幼教年会上,我和王国平校长、赵春梅园长以及叶飞先生联合发起了中国教育家型园长成长联盟。在推动中国学前教育发展的诸多力量中,有市场的力量,资本的力量,但最根本的,回归教育本质的是专业的教育力量。而专业的教育力量最为重要的当属教育家的力量。中国需要一大批真正的教育家来办学前教育,需要一个教育家群体的崛起,需要这一群体与广大学前教育工作者坚持不懈的努力,才能真正建立起科学的中国特色、世界水平的学前教育,中国的未来才有希望。
 
        在教育实践领域,特别需要一大批教育家型园长的涌现!怎样才能成为教育家型园长?——我认为,做一名有情怀、有思想、有成果的“三有”园长,就可能成为教育家型园长。
 
 
        第一,要“有情怀”。
 
        情怀是什么?情怀是对某些事情特别有感情,难以忘怀。人为什么会有情怀?一个人在生命中总有一些刻骨铭心、令人难以忘怀的经历,这些经历,常常带着强烈的情感色彩和深刻的心理体验,在脑的结构中形成网络化的记忆模块,形成信息高速通路,往往影响人的价值观和人生选择。情怀,它是你面对困难、挫折或诱惑时,让你选择不放弃的理由。国平先生早年曾有一年离开教师岗位去办公司,他在广西出差在窗外看别人上课时为什么会流泪?——因为他要“回家”,回到课堂才是家!他是属于课堂的,属于教育的。于是他毅然决然解散了公司继续从事教育事业。这就是国平先生的教育情怀。
 
        尽管我当实习医生时,就曾几次纠正主治医师的错,但当我遇到在继续当医生和当教师的选择时,我却选择了在医学院校当教师——放下听诊器,拿起了教鞭,要成为更多的医生的老师。因为一个医生一辈子最多能为十几万人看病,而且至少有10%的误诊率。但如果让你的学生看病,可以为更多的人服务。除了这种价值判断以外,更重要的是中学时代自己当“小老师”的经历。当数学老师讲的内容同学们说听不懂、老师要求我为大家讲解时,我几句话就让同学们听明白了。那种成功体验是一种巨大的精神力量,使我觉得自己天生就是一块当教师的料。1993年,在我毕业10年后,便成为一名生理学副教授。后来我又放弃出国深造机会,选择从事0~3岁婴幼儿潜能开发和幼儿教育。从1995年开始,主持了北京六婴跟踪、广州百婴跟踪、全国万婴跟踪以及中国百万婴幼儿潜能开发2049计划,即为共和国的百岁华诞培育百万英才从婴幼儿开始的超长期的儿童成长计划。当时,这是作为一名普通的知识分子,以匹夫之责,以一颗与时代的脉搏一起跳动的心,来回应国际上早期教育的浪潮。从2011年起,为直面回答钱学森之问,又举起幼儿创造力培养大旗,与中国宋庆龄基金会等单位联合举办了五届中国国际幼儿创造力邀请赛,开发了幼儿创造力培养系列课程等。总之,有情怀,有使命感,才会想、才会做这样的事情。每一个园长,只要您有情怀,就有可能成为教育家型园长。
 
程淮教授——幸福泉创始人
 
 
        第二,要“有思想”。怎样才能有思想呢?
 
 
        1、独立性:具有独立的人格。
 
        1967年,还在文化大革命时期,我13岁时,曾一个人独闯北京,做了一件“让小伙伴们都惊呆了”了的事。当时与我事先密谋策划(不让家长知道)约好的一个小伙伴,临行前突然放弃了。但我毅然决然,独自一人,去闯北京,要去见毛主席。那是三天三夜,历尽曲折。最后到北京从永定门下车后,就直奔天安门。大家看到的CCTV《人物》栏目中有我的一张照片,就是那张“在天安门前留个影”。13岁独闯北京的经验,是独立性的具体体现。只有独立性,独立的人格的人,才会产生独立的思想。
 
        2、要有批判性思维:才能产生独立的观点或独创的理论。
 
        1995年,在我主编的《同步成长全书——3岁前儿童发展家庭实用指南》一书中,我曾提出,应当把早期教育作为我国的一项基本国策。因为在国际竞争更加激烈的21世纪,人才竞争的前沿领域,不在大学,也不在中小学,甚至不在幼儿园,而是在3岁前,在婴儿的摇篮之中。16年后,也就是2010年,在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的《国十条》中强调,学前教育是实现人才强国战略的必然要求。2010年在莫斯科举行的世界学前教育大会的主题是“构筑国家财富”。大会认为:幼儿保育和教育具有极为重要的社会价值,是为国家积累财富。今天看来,无论1995年我在《同步成长全书》中提出的论断,还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10年世界幼儿教育保育大会“构筑国家财富”的主题,都有失偏颇:只是把人作为一种“工具”!这只是教育的社会属性或社会功能,还要有教育的人本属性或人本功能:追求幸福。因此需要建构“新幼教精神”!倡导“幸福教育”:
 
        ——人类发展的终极目标是幸福。渴望幸福、追求幸福、获得幸福,是人类心灵深处的需求。
       
        幸福人生须始于幸福童年。十六年前,我把这个以追求人生幸福为目标的儿童发展与教育机构命名为“幸福泉”!那是表达了“儿童早期发展是孩子一生幸福的源泉”的理念。
然而,幸福不会从天降,要靠自己去创造。幸福的童年不是成人对孩子们的恩赐,不是培育温室里的花朵。我们在使儿童拥有幸福童年的同时,更要着力培养儿童未来创造幸福的能力。
培养幼儿的幸福能力不仅是每个儿童发展的权利、是为国家构筑未来竞争力,也是每个儿童获得人生幸福、实现生命价值的必要条件。
童年的核心价值是培养儿童未来创造幸福的能力奠定基础。教育的终极目标是培养拥有“创造幸福”能力的人!这就是幸福教育的核心理念。
 
        3、要有哲学思维:须处理好教育实践中各种事物之间的关系。
 
        在我们进行一种教育实践时,首先应当弄清楚的是这种教育实践或经验背后蕴含的教育原理或教育哲学是什么?我们必须自觉地从教育哲学——最高层次的教育理论上清醒地把握我们的教育实践。当下,有关学前教育的诸多乱象,本质上是教育哲学的“贫困”。需要捕捉时代精神,站在儿童早期发展与教育思想的前沿,建构以“幸福教育”为核心价值的教育哲学:
 
        1)教育思想:“有教无类(教育的公平)”与“因人施教(公平的教育)”相统一。
        2)发展目标:合格+特长。合格=全面和谐发展;特长=富有个性发展。
        3)教育方法:既不能“揠苗助长”,也不能“压苗阻长”。
        4)教育策略:不争“第一”,创“唯一”。
        5)教育思维:“三思”而行新解——“三思论”:既倡导反思、又倡导前思、更倡导巧思。
        6)发展评估:“成长指数”和“幸福指数”一个都不能少!
        7)教育结果:变“赢在起点、输在终点”为“赢在起点、胜在终点”。为孩子一生的幸福奠定可持续发展的基础(所谓赢或胜的最终标准是“幸福”)。
 
        再如,关于教育与爱的关系:没有爱就没有教育,只有爱也不是教育;我们不仅要有爱的情感,还要有爱的能力,更要有爱的艺术。有时候,面对孩子,我们还要“藏起一半的爱”。这是爱的哲学。
 
        4、要有跨学科的知识:才能产生创新的思想。
  
        比如,能不能打孩子?如果在教育理念层次上讨论这个问题,就会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赞成打孩子的家长认为,有时候必须打,因为古训就有“棍棒下面出孝子”“不打不成器”等等。而反对打孩子的家长说,打孩子是违法行为。违反什么法?——违反《未成年人保护法》。但是如果从脑科学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时,就会产生统一的认识了。打孩子的时候,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场景呢?首先,打在孩子身上时,孩子会产生痛觉;打孩子时,你那种狰狞的面孔,会让孩子看到,这是视觉;另外,打孩子时你还会吼:“看你下次还敢不敢了!”这是听觉。你看,痛觉、视觉和听觉,作为一种综合的感觉,通过传入神经传到大脑皮层,大脑皮层立刻被激活,这种信息会马上传到下丘脑,这是一个神经内分泌的中枢。首先,神经系统会让交感神经兴奋,使孩子的心跳加快,呼吸急促,血压升高,瞳孔放大,甚至头发和毛孔都竖起来了。这是紧张和恐惧的生理反应。另外,下丘脑通过神经内分泌系统释放一些应激激素,如肾上腺皮质激素,甲状腺激素等等,这些激素会像酸液一样流遍整个大脑,导致脑组织受损。试问,谁愿意往孩子的脑子里浇“硫酸”一样的东西呢?而反复的打孩子所导致的神经—内分泌变化,就会导致神经网络的结构变化,进而成为“信息高速通路”而固定下来,从而形成弱化的易感素质系统。当环境中的社会心理刺激反复作用于儿童时,就会产生易感器官系统的过度反应和免疫功能下降,最终将导致心身疾病和人格缺陷。这正是我多年前主要研究的“应激”领域。
 
        当我们不是仅仅从教育理念层次,而是用跨学科的方法,用脑科学的原理来考察教育行为时,就会产生较为明确的结论。拥有跨学科的知识和方法,才容易产生独立的创新的思想。
 
        第三,要有成果。要在教育实践的1-2个领域做到优秀甚至卓越。也就是办出质量和特色。
 
        有经得起时间检验的丰富的创造性的教育成果,是成为教育家型园长的必要条件。教育家只能在实践的土壤中诞生。学府中可以出教育学家,但很难出教育家。真正的教育家应当亲力亲为办学,在实践中形成自己的教育思想理论和教育成果。如福禄贝尔办幼儿园,蒙特梭利办儿童之家,苏霍姆林斯基办帕夫雷什中学,陶行知办晓庄师范,陈鹤琴办鼓楼幼儿园,赵春梅办银座,王国平办北大附小幼儿园,程淮办幸福泉……
 
        办学需办出特色。但一个教育机构的特色如何定位呢?我认为有三大要素:第一,符合时代精神。在以人为本的时代,办以人为本的幼儿教育,实质是个性化教育;第二,满足特定群体的需求。要至少满足社会多样化的选择性需求的某一种;第三,教育机构自身的基因,也就是你所拥有的资源及优势。比如郑州市科学园区有一所幼儿园的定位就是科学特色,就是根据自己能整合的资源来定位的。这就是特色定位的三大要素。幸福泉把个性化潜能发展教育作为办学特色。也是根据这三大要素来定位的。这种特色在2000年就获得ISO9000国际标准质量认证。那么,为什么要把个性化教育作为特色定位,并且做出了成果?因为从我亲身主持参与的“北京六婴跟踪”、“广州百婴跟踪”、“全国万婴跟踪”到“中国百万婴幼儿潜能开发2049计划”的实践中,形成、并验证了个性化潜能教育理念的先进性和成果的有效性。
 
        1995年元旦,北京妇联组织开展“北京六婴成长跟踪指导行动”,在北京妇产医院随机选出6个刚出生的孩子,进行专家跟踪指导。当时有一对来自浙江省、初中文化程度的小夫妻,在北京秀水街摆服装摊,他们的孩子叫冯时,小夫妻严格按照专家的指导方案去做,最后到1岁的时候,孩子的智能发育商达到142,众所周知,发育商130以上就是超常水平。“北京六婴跟踪指导行动”中的6对父母都是很普通的父母,根据我们跟踪指导一年以后,这6个孩子的平均智能发育商达到了131,即超常水平。1996年,该项目获得了国家计生委、全国妇联、卫生部、教育部、国家新闻出版署等联合颁布的国家级中国人口文化奖一等奖。
 
        北京六婴跟踪后,又有广州百婴跟踪、全国万婴跟踪项目、中国婴幼儿潜能开发2049计划。这些跟踪计划的核心的技术模式称作EGD(评估-指导-发展),即先对儿童进行测评,然后制定个性化的方案,指导孩子发展,发展以后再进行评估,形成一种循环互动的成长管理的方式。这种个性化的模式不仅在跟踪计划中卓有成效,而且在幸福泉幼儿园里,我们每月都对孩子进行观察、评估,针对每个孩子制定具体的发展目标,再通过集体活动、分组教学、个别指导和区域游戏活动来达成这些目标。每个学期给孩子做儿童发展报告,幸福泉运用这种EGD模式(评估-指导-发展),直接结果就是:孩子在入园的时候只有一百零几的智能发育商,最后可达到130-140的智商。这种个性化EGD(评估-指导-发展)特色教育模式已获得ISO9000国际质量认证。
 
        幸福泉秉承着幸福教育理念和EGD(评估-指导-发展)教育管理模式,在十余年办园实践中,形成了鲜明的教育特色:个性化潜能教育理念、模式及丰富的成果。其精髓主要体现在以下两方面:
 
        个性化教育:幸福泉把个性化潜能发展教育作为办园特色
 
         幸福泉个性化潜能发展教育特色已获得2000年ISO9000国际标准质量认证,认证的内容是“0~6岁一体化婴幼儿潜能开发,个性化教育和保育”。
 
         幼儿创造力培养:每周一问活动、头脑风暴游戏等一系列个性化的创造力课程
 
         脑科学研究表明,幼儿园阶段的孩子是创造力发挥最强的时期,创造力发挥程度几乎达到90%以上,到小学约75%,到了中学约50%,到了成人可能不到10%,这说明随着年龄的增长,孩子的创造力呈递减趋势,也说明孩子在幼儿时期最能无拘无束的想象,能天马行空的去创造。所以创造力培养在幼儿阶段是关键时期。而幸福泉在培养孩子创造力方面有很多种方法:
 
        第一个方法,每周一问活动。
 
        每周一问活动,启发孩子们提出有价值的问题。过去我们的家长最常问孩子的是“今天吃了什么?学了什么?学了多少字?背了多少儿歌?学了多少英文单词?做了多少算术题?”而现在幸福泉的家长更常问孩子们的是“今天,你向老师和小朋友提什么有趣的问题了吗?”
 
        我们一定要把握孩子创造力培养的敏感期,要让我们的孩子成为“问题大师”,鼓励孩子根据生活经验提出各种各样有趣的问题,而且形成一种制度,如每周一问活动。比方说“煤矿工人在井下采煤,如果出现瓦斯爆炸、矿难,怎么办?”我们的孩子提出“煤能不能变成煤气?”“如果把地底下的煤直接变成煤气,工人叔叔就不用下井了,就不会发生矿难了。”这是一个6岁的孩子在10几年前的一个设想。后来我们在科技部官方网站上看到“煤田气化工程”的报道,孩子们的创意已经被科学家工程师们变成了现实。 
 
        第二个方法,质疑千古佳话。 
 
        比方说文彦博树洞取球。文彦博是宋朝的宰相,他和孩子们玩的时候,球掉到树洞里去了,怎么取出来的呢?他是往洞里灌水,水灌满以后,球就自动浮出来了。那么,我们会启发孩子们问“如果洞漏水了怎么办?”“如果掉到洞里的是铁球、铜球怎么办?”“有的孩子就说:“再让妈妈给我买一个。”这样的孩子其实很有创造力,他能把握终极目标,因为把球取出来无非是要有球玩而已。 
 
        第三个方法,头脑风暴游戏。
 
        比如说夏天太热了,不仅要开空调,而且要点蚊香,两者都用又费电、又费事,怎么办?我们的孩子头脑风暴,想出一种组合的方法发明了灭蚊空调,也就是把蚊香装在空调里,空调产生热以后可以让蚊香片放出蚊香,还可以让空调唱歌、晚上讲故事、早上叫起床等。提出这个创意的是一个叫刘松萱的小朋友,这个孩子当时才5岁半。我们也协助将他的创意作品申请了专利,他也成为我国年龄最小的专利申请人,同时获得了宋庆龄儿童创意发明奖。
灭蚊空调
 
 
        幸福泉幼儿园已有15个5-6岁的孩子获得了国家专利并获得了宋庆龄儿童创意发明奖。这个奖项是以国家名誉主席宋庆龄的名字命名的国家级奖项。2014年,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办首届宋庆龄儿童创意发明奖颁奖典礼的时候,我们和家长及孩子们商量,把这些孩子们的专利权捐赠给中国宋庆龄基金会,请宋庆龄基金会去义卖,所得的善款在宋庆龄基金会设立儿童创造力发展基金,用于发展幼儿创造力的事业。
        
        幸福泉与宋庆龄基金会等有关机构连续举办了5届中国国际幼儿创造力邀请赛,许多孩子的创意作品都非常有意思。比方说《防震弹簧楼房》。因为不是老地震么,有个孩子就提出了防震弹簧楼房的创意:当地震发生时,楼房下面的弹簧弹起来,这样就可以使楼房保持平衡,地震结束后,弹簧装置回归到地下,这样就不用担心地震会把楼房震塌。
 
弹簧楼房
 
 
        还有《变脸粉末》,当时我们对孩子进行安全教育的时候,问到“遇到坏人怎么办?”大部分孩子避免伤害的办法就是自己赶快逃生。我们有个孩子发明了“变脸粉末”,遇到坏人的时候就把粉末往脸上一抹,变成特别恐怖的样子,把坏人吓跑。这是一个非常富有童趣的逆向思维的办法。
 
变脸粉末
 
 
        另外有孩子想到地球上人越来越多,我们要搬到别的星球去住,那么去别的星球怎么住呢?我们的孩子就画了一幅创意画《能量星球》。上面有一个“老人星球”,老人在上面跳广场舞,他们喝了能量泉里面的水会变得年轻,星球上有新鲜的水果,另外老人喜欢旅游,星球上有个天梯,他们可以乘梯、驾着云彩到宇宙间旅游;另外一个星球是“儿童星球”,也叫“糖果星球”,糖果星球的树上结满了糖果,孩子可以在上面摘下糖果,星球里的孩子不用吃饭吃糖果就可以长高;还有一个星球是“冰封星球”,星球里冻住的是倒着走路的人,这个星球的人都是坏人,实际上像现在的监狱,这些坏人吸收了冰封星球里面冰块的能量之后会逐渐变成好人,这充分体现了孩子分类管理宇宙的思想。像这样富有创造力的例子,在幸福泉不胜枚举。>>>了解幸福泉孩子的更多创意作品
 
能量星球
 
 
        最后,我想强调的是,只要你有情怀、有思想、有成果,成为“三有”园长,你就会成为教育家型园长或教育家型幼教工作者。对于今天我们许多园长来说,为什么要做一位教育家型的园长呢?
 
        第一是现实价值:教育家型园长能够办有特色、高品质的教育(办园特色,对公办园来说,是锦上添花;对民办园来说,是生存底线。)从而形成办园的核心竞争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
 
        第二是生命价值: 你将成为行业精英,追求教育的理想,实现生命的价值。
 
        如果教育家型园长的群体能够在中华大地崛起,形成一片森林和崇山峻岭时,你也能够成为森林中的一颗大树,崇山峻岭中的一座高峰。
 

 

上一篇:到顶了! 下一篇:婴幼儿潜能开发和早期教育效率最高的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