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泉家长代表沈以青在程淮教授教育思想研讨会上的发言

发布日期:2013-08-01 关键词:沈以青 程淮 教育思想 研讨胡...

认识那双无形的手


幸福泉儿童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家长代表 沈以青

 

在程淮教授学前儿童发展理论与实践研讨会上的发言

 

幸福泉研究员及家长代表沈以青在研讨会上发言 

 

(一)微环境理论的价值


        19年前,程淮教授提出了微环境理论(以下或简称“微环境”)。他指出:微环境是指那些直接作用于儿童成长,并对儿童发展进程产生影响的各种人物、场所和事件的总和。这里的关键词是:直接作用。他进而指出:从操作层面上说,早期教育需要一门“微环境适宜教育行为学”,它应当是先进的教育观念在具体教育情境中所表现出的教育智慧。这里的关键词是:智慧。他说,微环境的质量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儿童发展的方向、速度和水平。他把微环境比作儿童发展进程中“那双无形的手”。
        据我所知,程淮教授是提出微环境理论的第一人。主要思想分布在他的多个学著论文中,内容丰富、学术深奥。若要通俗解读,似乎可以说“微环境”是对客观存在的一个发现、一种思想工具、一项操作平台。显微镜不能代替医生,新大陆也不等同于美国,但由于发现了新大陆才有了今天的美利坚,由于发明了显微镜才有了后来一系列的微观革命和宏观革命。当初,人类发明显微镜就像发现电能一样,不知道这玩意儿有什么用,直到过了71年,人们才第一次用显微镜来观察生物组织;而在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以后过了整整122年,“五月花号”才带去了第一批拓荒者。如今,人类却离不开显微镜、离不开电能,离不开美国(当然更离不开中国)。伟大的发现常常这样,否则算什么伟大?钱袋子一眼就能认出,身边的伟大认不出。当年,耶稣回到耶路撒冷,乡里人说,哦,就是那个木匠啊,他还问我借过钱呢!
        以我陋见,微环境的价值或可以分为两大块,一块叫“术业专攻”,衍生出来的是操作技术,属于形而下;另一块叫“道理通识”,拓展开去的是精神智慧,属于形而上。对于这两块我只是经历了15年的探索,还得不断努力。

        在程淮教授提出微环境理论的第4年,我有幸认识了这位微环境的哥伦布。毫不客气,我爬上了他的新大陆,握住了那双“无形的手”,从此就再也没有松开。一眨眼15年过去了,我的记录女儿成长故事的自传体著作——《成长史诗》刚刚完成66卷。这是一部人物众多的社会长卷。从女儿受孕第27天开始,通过追踪她的成长和对上百位孩子,以及一大批家长老师的密切交往,持续记录,实时分析,构成了一部微环境“复杂信息教育理论”的文学笔记。在微环境这片新大陆上,我学习了15年、实践了15年,受益了15年。无论是形而下的“术”,还是形而上的“道”,对于我这个抢先一步的人来说,都是大片肥沃的土地和无尽的宝藏。我还将无限期地持续受益,代代相传。今天在这里发言,算是拿出一点蝇头红利,以滴水之力,回报涌泉之恩;以片石之心,仰望满天星斗。


(二)微环境的“术”


        术业专攻是简单信息,可以用技术案例来解读。7年前,我运用微环境理论创立了“戏剧性童话式”家庭早教法,出版了《孩子早教蓝皮书》,收入了无数个0—6岁微环境实验记录。下面选读两个简单的小案例:
   
        (案例一) 天下第一绝招(女儿4岁9个月)
        你要管理孩子吗?最好用“戏剧性童话式”,省心省力,天下第一绝招。
        午饭,我跟妈妈在厨房,你和青青举着吹气青蛙冲进来,一阵狂吼乱叫:“青蛙青蛙呱呱叫,它要请你们吃唾沫。”说着两孩子“喷”出一把把银光闪亮的“唾沫”,撒腿就跑。妈妈跳起来救命似的喊:“你们怎么乱扔硬币啊?快给我捡起来。”转过头来揪住我,“看看,都是你惯的。”
        我照样吃饭,扯开嗓门念咒语:“一只小青蛙丢了一堆硬币,它问警察叔叔,捡到我的硬币了吗?警察叔叔说,哦,我帮不了你。它问保安叔叔,捡到我的硬币了吗?保安叔叔说,哦,我帮不了你。可怜的小青蛙哭啦!有一位美丽的小姑娘跑过来,小青蛙,我能帮你,我知道你的硬币丢在哪里了。那个小姑娘是谁呢?
        话刚落音,两个孩子你拉我扯,大叫着撞进来,“是我是我,我就是那个小姑娘……”扑通一下,两个脑袋冲到餐桌下。我只管吃饭,就觉得脚下一阵抢劫斗殴般的混乱,两只小螃蟹满地扫荡……终于,浮了上来,四只通红的小手捧着刚才扔下的硬币,认认真真地交到我的手中。“小青蛙,别哭啦,这就是你丢的硬币,快拿去交给妈妈吧,以后要小心一点哦!”
        “哦,太好了,谢谢你们,美丽的小姑娘们。”
        “不用谢,这是我们应该做。”说完两个小屁股一扭,不见了。
        妈妈大笑喷饭,一头栽倒……
        类似技术用过无数,方方面面,百试不爽。
        孩子认字不容易。有了“戏剧性童话式”很容易。女儿学汉字,爬在天花板上往下扔字卡;学英文从“英格里希” 骂人开始(骂人?这里涉及了一个形而上的复杂信息),不知不觉,中英文认识了一箩筐。孩子厌烦重复,滚动复习是个大难题。有了“戏剧性童话式”就不是难题:
   
        (案例二) 看看谁来信了(女儿2岁8个月)
        妈妈抱起你,钥匙放到你手中:“来,帮妈妈看看,信箱里有信吗?”
        打开信箱:“妈妈,咱家有一封信。”
        “看看谁的,从哪儿寄来的?”
        你取出看信。看着看着,眼睛越瞪越大……突然,“哇”地大哭起来:“妈妈,这……这是我的信,我……我怎么会有信呀!”
        妈妈用劲憋住,不敢笑,继续装傻,“啊!一定是你的小动物想你了吧?”
        不哭了。拆开看信,看着看着,眼泪哗哗地流,嘴巴“咯咯”地笑,“是小猴子给我的信呀!啊,我有信啦,我有信啦!”女儿举着有生以来收到的第一封信,一路疯跑,逢人就喊,“我有信啦,我也有信啦!”
        当晚,不肯睡觉,反反复复地读啊、读啊、读啊……
        清晨,睁开眼睛:“妈妈,咱们去开信箱吧。”
        打那以后,我以小动物的名义,天天与女儿做书面对话。
   
        书面是高等级的交流方式,是社会管理的基本形式。喜爱书面的孩子博览群书,思辨通略,语言精准。如今,女儿不到14岁,吵架辩论,口才了得,老夫多次失风败阵,自愧不是对手。多好,头脑是第一生产力,护佑孩子一生。
        孩子用“戏剧性童话式”的姿态蹦跳挺进。儿童头脑里充满幻想,充满细节。没有细节不是童心。成人有眼无珠,看不见微环境的细节,也不理会那一个个细节就是孩子的全部性命,是孩子们鲜嫩的心。成人走过去一脚就把无数个微环境——无数颗心踩碎了。《孩子早教蓝皮书》30多万字都是这样的故事,正面反面,简单复杂,深达哲学宗教,浅为吃饭睡觉。


(三)微环境的“道”


        人的本质不是物质,是信息,是信息之间的交换和协调,人是最最复杂的信息体统。头脑里充满思想,你把头脑打开,找不到一个思想。这就是形而上的证据。微环境的“道理通识”属于复杂信息,要解读复杂案例,题目太大,只能轻描淡写,泛泛而谈。
        从前的中国人只知道吃,吃进去了什么?不知道。来了显微镜才知道,营养再好,如果不平衡也是有害的毒素;我们尊师重教,授受了什么?都知道天文地理、工技学识,更多的成分不清楚。来了“微环境”便来了成长的真相,第一次可以对成长的基本元素做出最小单位的深入观察和较为清晰的描述,从此知道,是哪些“无形的手”,用怎样的手法,塑造了怎样的我们,并代代相传。
        第一次透过显微镜看到微生物,“啊!魔鬼。”其实那也是上帝。人是上帝与魔鬼的对称体。太阳底下没有影子那是魔鬼。人见了光明就有影子,看到影子知道是人。不会用的资源叫垃圾,会用的、用对地方的、最最头等的资源也会产生你根本无法想象的、不知如何收场的很多垃圾。教育该怎么做?中医“聚毒药以供医事”。什么意思呢?人要活,细菌病毒也要让它活,细菌病毒住在身体里,是生命发展之必须,你想除恶务尽,生命就终结。在“毒”与“药”的交换协调中,掌控平衡,获得健康,这就是中医的高明。你希望孩子和谐发展吗?请想一想交响乐队,上百个声部分开独立“呕哑噪喳”,整合起来宏大交响。证明:和谐不是齐唱。“聚毒药以供医事,通善恶而明人世。”微环境走中医的路径,一手握住上帝,一手握住魔鬼,上帝魔鬼都与我同在。没有魔鬼上帝往哪儿放?所以叫那“双”无形的手。这是复杂信息,微环境的“道”。
        教育者是强烈的信息之源、一举一动都是复杂信息,真美与假丑齐飞,智慧共愚蠢一色。孩子是一张白纸,照单全收。你如何整合?透过微环境审视我们内心的种种成分,发现光明,发现黑夜。别让光明过分酷热,但愿黑夜星光灿烂。不要以己昏昏使人昭昭,燃尽自己照瞎别人。所以,微环境是可以正本清源的显微镜,焦点是对准我们自己。
        每扇窗户看上去是一样的温馨,但窗帘背后却各有各的模样。我们不理解,同在一个蓝天下,善恶智愚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悬殊?窗帘背后的家庭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差别?教育不是印花窗帘,教育要关注窗帘背后的生活,关注日常人心,关注人心深处的真相。显微镜发现了生命的真相,微环境要缔造幸福的心灵。
        女儿很小的时候我常对她说:请阁下放胆犯错误,科学就是通过无数次“试错”才换来一次“试对”,这一个“对”才是你的真才实学,是可以无限拓展的心智财富,由此构成你一生的从容岁月。
        15年来,我最大的体会是:做父母太幸福,千恩万谢我的孩子。永远感恩天下所有的孩子。你们让我从头活了一遍,我将持续前行,持续幸福。“跪在孩子们面前,聆听上帝的声音。看着过去、现在和将来……”这是《成长史诗》的卷首语。

  在发言结束之前,程淮教授,请允许我站在您发现的新大陆上,再一次抢先一步,荣幸地第一个称呼您“微环境之父”。
        谢谢大家!